Sunday, August 13, 2006

 

(明報2006/08/13)地下測天評風雨



地下測天評風雨
【明報專訊】8月3日凌晨3時,方志剛在上輾轉反側,一個鐘頭後,他按捺不住,回到電腦螢幕前,繼續追蹤颱風「派比安」。與分秒變化的數字糾纏了兩個多小時,方志剛駭然發現「派比安」突然由西面北上,暗忖「今次又掛8號風了」。接下來的故事,你我都很清楚﹕「派比安」在香港颳起軒然大波,天文臺長林超英因沒發8號風球變成罪人,掀起爭議的就是方志剛,專門研究天上氣候變化的地下天文臺長。
與林超英老友鬼鬼
報章上的方志剛,處處與天文臺對幹,傳媒更說他計劃「反天文臺」。然而,沒有幾個人知道,林超英曾經是方志剛的上司,二人老友鬼鬼,方志剛與太太Janus結婚,林超英穿得靚靚的去飲喜酒。方志剛93年進入天文臺擔任學術主任,96年離開,「除要處理資料,還要兼顧市民情緒,壓力太大了……」
訪問當日,「派比安」剛走,「寶霞」雙風暴趕到。方志剛記者忘記雙風暴,因為「一定不會掛8號」。這是經驗,也是多年以來的感覺。小時,每逢打風落雨,方志剛總會在半夜醒來,他說懷疑自己擁有非一般的觸覺,與老天搭通了天地線。家人到澳門營商,方志剛一歲大就搬家到澳門生活,家中窗口恰巧對澳門氣象台,「每次打風,我就會走到窗口,看看掛什麼風球」。
小學時愛上測颱風
念小學了,欣賞別人掛風球已不能滿足,方志剛喜歡自己預測,半夜醒來,他會扭開收音機聽漁民天氣消息,然後在空白的紙上點出颱風在經緯之間的移動步伐。他又愛把卡紙剪剪貼貼,砌成私家風球標,掛在木尺上自己欣賞。下雨了,他會捧雪糕盒,走到街上盛載雨水,然後用間尺量度雨量,「下雨不會令我煩厭,天氣是水的循環,沒有天氣,即沒有水,人就不能生存了」。他說,那時候最希望的,就是到天文臺工作。
天氣現象中,最令他心醉的是颱風,「明明向海南島走,為何離開了又會回來﹖」方志剛說,1978年「愛娜斯」襲港,香港掛了兩次8號風球,在暴風由海南島掉頭扭向香港進發的一刻,他愛上了研究颱風。他笑說,自己的風球預測有八、九成準確,不少親戚朋友都視他為天氣顧問。
方志剛90年代初在中文大學念電腦,原因是「大學沒有氣象系」。畢業後,他到城巿大學應用物理系面試,最後當上該系講座教授兼上海颱風研究所長陳仲良的研究助理。
「面試的第一印象,是方志剛對颱風的小常識非常掌握,風暴名字和襲港時間都記得一清二楚,他又掌握電腦程式技術,是編製雷達及衛星圖像的先決條件。」陳仲良對當年的方志剛記憶猶新。方志剛當時負責研究中國沿岸的颱風變化,範圍包括海南省至山東半島一帶,陳仲良慨嘆,城大沒有錄取方志剛作碩士生,是他的遺憾,也是城大和香港的損失。
離天文臺辦地下台
方志剛說陳仲良是他的啟蒙老師,城大的研究工作成為他進入香港天文臺的踏腳石,實現夢想。在天文臺工作的3年,方志剛接受天氣觀測的專業培訓,曾與不少颱風競賽,包括95年8月「海倫」襲港,「一面畫天氣圖,一面有市民打電話進來問『幾時掛8號﹖』好緊張,結果捱了一晚通宵。」他承認,兼顧市民的查詢會拖慢資料分析,預測的準確度就會降低。離開天文臺,是因為壓力太大,當業餘氣象研究員,反而可以專心分析資料。
就在離開天文臺前一年,即1995年,方志剛創辦了香港第一個業餘氣象組織「香港地下天文臺」,至今已有逾百名海外和本地的專業或業餘會員,包括學生。在獲得天文臺的支援下,地下天文臺網站發表大量天氣觀測資料,方志剛把資料化繁為簡,讓普羅市民容易理解。每次天有不測之風雲,即使是夜半,會員都會在網上交換意見,有人更會批評天文臺的決定,成為監察官方天文臺的地下組織。
置最新儀器蒐資料
要監察天文臺,除了分析天文臺提供的資料,方志剛家中亦有齊裝備,自行蒐集資料。他住在太子區一幢舊唐樓,訪問當日,記者跟他攀上鐵梯,到天台看最新購置的儀器。儀器雖小,但五臟俱全,它們豎立在天台,有雨量計、風速計、溫度計、濕度計,還有他最近從美國訂購回港、價值逾萬元的大氣電場監測儀,探測家居天台5至10公里範圍以內的天氣變化。
「它用來偵測大氣內的電荷變化,只要知道大氣何時放電,我就可以預測何時會有閃電。」大氣電場監測儀的外形有如運動場上的鐵餅,蒐集得來的資料,沿長長的電線從天台走進屋內的桌上電腦,在螢幕上顯示得一清二楚。
兩周前,「派比安」逼近香港那天的凌晨4至6時,方志剛就是看電腦資料,知道在維港以外的部分地區風力達到烈風程度,每小時逾76公里。方志剛公開批評天文臺風球系統過時的言論,翌日見於各傳媒,不過,隨事件發展,方志剛卻突然封口,不再接受傳媒訪問。
「我打開報章,感到市民和傳媒已失去理性,報道偏離事實,我沒有聯署反對天文臺。我沒有接受訪問,報道卻有我的名字﹔致電phone-in節目的市民亦變成對人不對事。」方志剛說,是傳媒塑造了他與天文臺的敵對關係,「大家都研究同一個天空,我們絕不是對立」。
不發8號風球沒錯
「派比安」襲港那幾天,電視不停重播一個女士在尖沙嘴碼頭海旁,被大風吹得抱鐵柱動也不敢動,天文臺卻堅持不發8號風球,市民激憤之情溢於言表,有人用粗言穢語謾罵,有人要天文臺長下台。天文臺的決定是對抑是錯﹖有沒有撒謊﹖記者向天文臺索取當日的風速資料,供方志剛分析。
「啟德和九龍天星碼頭的10分鐘平均風力,有一刻曾經達到8號烈風程度,但這只是雨帶所帶來的陣風,不能作準。」方志剛說,若按天文臺一貫準則辦事,天文臺當日的決定沒錯,也沒有講大話,「但市民感受的是陣風,天文臺按平均風速作為發風球的依據,決定往往與市民的期望有距離」。
要化解天文臺與市民之間的矛盾,方志剛認為天文臺除要修訂風球系統,還要報告陣風的威力,特別是有人居住和工作的地區,讓市民理解颱風的真正威脅,「婆婆和弱勢社群沒機會上網,不知道陣風的威力有多大」。「派比安」事件令方志剛的網誌「氣象、人、語」(http://weatherblogger.mysinablog.com),躍升至新浪網最受歡迎的網站。他在網誌圖文並茂講解氣象常識,還教讀者判斷航班在颱風襲港期間會否延誤或取消。方志剛太太Janus笑說,受到丈夫薰陶,婚後氣象知識大增,現在出門前會先瀏覽衛星圖的最新情,逛街時就不用變「落湯雞」。
太太出門先看衛星圖
方志剛婚前經常追風,遇上8號風球,就會與朋友到紅磡碼頭,感受被風雨拍打的大自然威力,有次還追到澳洲的大海洋路,「我不是去玩,我帶了兩大袋儀器測風,開動電腦蒐集資料,網友會用ICQ提醒我何時出現陣風,確保安全」。
方志剛於2000年加入本地一家國際新聞機構,專責管理新聞網站。他說,現在的夢想是把地下天文臺傳給下一代,讓更多人認識氣象,「電腦一日未能百分百準備預測天氣,氣象研究就要繼續承傳」。
明報記者 黃綺湘

Comments: Post a Comment



<< Home

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. Isn't yours?